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资讯 > 公益救助 >
院长肖明第致辞 / SPEECH
中国
冠脉外科奠基人之一
肖明第院长

作为一家大型现代化心胸专科医院,我们庄重承诺:严格执行国家...[详细]

地址:上海市徐汇区龙漕路218号

接诊:周一~周日 8:00~19:00

免长途费
400-677-0366

河南11岁男孩身患先心病谁来救助

张昂,男,11岁,家住河南南阳市唐河县古城乡罗岗村湖圈4号(现租住于南阳枣林)。孩子从出生到现在基本一直伴随着不幸和医院、药品、嘲笑中度过,早年的张昂患唇腭裂,如今又因先天性心脏病命在旦夕,家人无力支付医药费,希望大家帮帮他。

家庭成员:

父亲:张平久,57岁,无文化,打零工,500/月。

我需要的药品:

孩子出生后到现在时时刻刻都在和医院打交道,现在他的先天性心脏病已经到了不治疗就随时有可能丢掉生命的时刻,必须住院手术。

家庭情况叙述:

春天,我们最喜欢放风筝。

地面上,我们扯着线跑着。天空中,风筝迎着风飞着,这些在天空中飞着的都是我们理想的翅膀。

每个人的理想不一样,扎出来的风筝也不一样。你看,我的风筝像一顶水兵帽,后面还飘着飘带,因为我长大想当海军。此刻,我似乎看到了无边的大海和涌起的浪花。

这是南阳枣林小学(南阳三十二小)一位小学生写的作文原文的前三段,将一个儿童纯真理想用朴实的文字表述出来,孩子期待自由的飞翔,飞翔在蓝天下,飞翔在海面上,飞到理想而纯真的国度,可是孩子能飞多远呢?他现在还没有起飞就已经搁浅了。

张昂,男,11岁,家是唐河县古城乡罗岗村湖圈4号,跟随57岁的父亲在南阳打工上学。孩子从出生到现在基本一直伴随着不幸和医院、药品、嘲笑中度过,有多少伤及心扉的痛恐怕也只有他自己知道吧。

张昂的父亲张平久因为家里贫寒,一直在家照看年迈多病的双亲,送走了一个又一个,直到1998年时把二老都送走后才发现自己去下二亩地什么也没有。没有家人,没有积蓄,没有希望,以至于后来家里的祖屋也坍塌了。在2001年时候经人介绍认识了妻子,勉强凑合成一家人,直到2002年张昂来到了世界上,才给这个已经47岁生命一团死灰的父亲一时找回了坚强奋斗的目标和勇气,虽然孩子是个兔唇(唇腭裂)患儿。因为父亲坚持认为只要有苗就不愁长不成。

孩子出生五个月的时候,莫名的发烧,在南阳市中心医院输液,输液一天控制一天病情,第二天照样发烧,如此往复一周多时间也没得到控制。直到这时候昨晚检查才知道孩子还患有先天性心脏病,父亲愤怒、咆哮、嘶喊但是一切都无可奈何,只有想法让孩子身体好些等待希望。

张昂两岁的时候母亲无声息从这个家庭消失了,自此以后只剩下父子两人相依为命。直到2010年父子两个首次迎来了一个春天,南阳口腔医院免费为贫困家庭患儿做唇裂修复手术,孩子也得到了救治,做了一期手术唇部缝合手术,颚裂手术至今还没得到修复,以至于孩子说话含糊不清。

2011年,不幸再次无情的“眷顾”这个孩子,在一次检查中无疑发现孩子肺部雾化,经进一步检查才发现是肺积水,在南阳六院输液一周余花费3600多元,在家吃药一年余,花费已无法计算了。

孩子现在先心症状越来越明显,黑紫色的唇部,膨大的指节,频繁的喘息,以至于学校已经研究决定下了退学治病通知书,孩子现在只能呆在家里等待希望或死亡。

问孩子想干吗?孩子不假思索的说“上学”,是啊,这是多么正常的一个词语,此刻变得凝重很多啊。

父亲在一家饭店做工,饭店老板怜起可怜把一个废弃的杂物室给了父子两个做安身之处,依靠微薄的劳务报酬是无法为孩子带来希望的,孩子该怎么办?

死亡,是命运之神给的;希望,是友爱之神赐予的,你说呢?

家庭经济收入:

张昂父子二人最主要的收入就是父亲在饭店打零工,同时帮老板看护院子,以此换得一间仓库做二人的藏身之所。主要支出都用于孩子上学和治病之上。

居住情况:

张昂的父亲在一家饭店做工,饭店老板怜起可怜把一个废弃的杂物室给了父子两个做安身之处,依靠微薄的劳务报酬是无法为孩子带来希望的,孩子该怎么办?

受助人的梦想:

张昂希望独子能尽快的好起来,对于自己也是个人生的依托,对于孩子也是一个希望。

善款用途:

所得善款将全部汇入南阳第一附属医院(账号500000436100***),用于受助人张昂的治疗费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