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资讯 > 公益救助 >
院长肖明第致辞 / SPEECH
中国
冠脉外科奠基人之一
肖明第院长

作为一家大型现代化心胸专科医院,我们庄重承诺:严格执行国家...[详细]

地址:上海市徐汇区龙漕路218号

接诊:周一~周日 8:00~19:00

免长途费
400-677-0366

海拔4500米的雪域高原,他依旧坚守“爱里的心”

西藏阿里地区平均海拔4500米,它被称为“世界屋脊上的屋脊”。 是先天性心脏病的高发区。在西藏阿里,儿童先心病发病率比内地要高出2至3倍。但这里地广人稀,气候恶劣,农牧区村民很难接受有效医疗服务。上海远大心胸医院李小波主任,每年6月跟随范冰冰“爱里的心”公益小分队进藏筛查先心病,年复一年他已坚持了7年,风雨无阻。

李小波曾说过“虽然高原行程艰难,但只要那些罹患先天性心脏病的孩子们在那里,我们就必须年复一年的前往。”

飞机降落阿里机场,李小波测了自己的血氧值。正常情况下血氧饱和度的值应为95。低于这个值表示机体缺氧,李小波的血氧值已降至66。果然是“世界屋脊的屋脊”,可真应了那句话:“眼睛的天堂,身体的炼狱!”但李小波不愧是多次进藏的老专家, 适应力特别强。

不断攀升的海拔,克服了高原反应,没有信号、颠簸道路等等的困难,一路伴随着美景,李小波一行驱车正赶往改则县。

李小波正在改则县为这些可爱乖巧的孩子们筛查,孩子们都很听话,筛查工作有序的进行着。

“我是2015年在上海远大心胸医院进行的手术,是李小波医生给我做的手术,知道他在这里做筛查,我是来复查的。”既漂亮又健康,今年已经10岁的卓嘎说。

除了当地学校,居民们听说来了医疗队,也不约而同前来排队。李小波说:“这里医疗条件设施差,生病只能自己吃点药,很多人从怀孕到出生从未做过检查,这也是导致西藏阿里先心病高发的一大原因。恶劣的自然条件、落后的经济条件,医疗卫生设施差,大多数藏民只能听天由命。现在看到大家积极的赶来筛查,我很高兴。”

在改则县的沉睡中,医疗队一行要深入偏远的古姆乡和察布乡进行筛查。五点就出发了,平均海拔4900到5100米,750公路 土路,黄沙漫天,周边寸草不生,人迹荒芜。行程路况之差,颠簸程度让大家都有些承受不住,就连多年进藏的李小波都表示有点吃不消。

经过近4个小时的跋涉,李小波主任一行来到第一个筛查地点——古姆乡小学。室内孩子们已经排好了队。下车后李小波深吸一口气,告诉我们“开工!”。

李小波正在给几位慕名而来需要筛查先心病的孩子听诊,孩子们的家长专程带着他们到李小波居住的旅馆表示希望能够为他们做筛查。

在亚热乡,刚吃完午餐准备赶路的李小波,遇到了开着拖拉机并且已经赶路两个小时特地来检查的牧民母子们。李小波仔细的帮孩子做了检查,孩子最终被确诊动脉导管未闭需尽快手术。

李小波到达了一所学校,由于筛查人数众多,无法一一为孩子们做仪器检查,李小波首先用听诊器听诊,听到有心脏杂音,再进一步给孩子们做心脏彩超检查。

西藏阿里平均海拔4500米,地广人稀,气候恶劣,造成了当地人民的贫穷和落后,其中医疗条件比较薄弱。李小波指导当地卫生服务中心的医生帮忙进行彩超筛查。

李小波正在从革吉县 小学赶往住宿地狮泉河,凌晨两点才终于进酒店休息。他说“高海拔是阿里儿童先天性心脏病高发的最直接原因,未来的几天筛查希望不要有更多的孩子被确诊。”

在结束了噶尔县孔繁森小学的忙碌筛查工作后,李小波回到旅馆,洗了进藏以来第一次热水澡。

在筛查工作回程的路上,李小波偶遇了路边一户牧民,停了车。这家牧民生活条件并不算好,一个老人带着三个外孙、女婿在外面打工,老人家年纪大了,走路都不方便,可是她却最牵挂孩子们的身体健康。李小波听诊后,告诉老人这三个孩子的身体都很健康,老人喜极而泣。

接连几日长时间带听诊器工作,李小波的耳朵已经明显感到不适,甚至耳朵出血。但是在随行队员们的简单的保护处理后依然坚持给孩子做筛查听诊。

温暖的感谢信,洁白的哈达...看到术后复查的孩子健健康康,能和伙伴们一起上学、一起游玩,李小波很开心。

李小波在多玛乡小学聚集地为这些孩子们筛查完后,准备离去继续前往下一站筛查地点——日土县幼儿园。临近中午,村民们想让他们吃了饭再走,李小波说还要赶往下一个筛查地点,就不停留了。

几个在附近的村民听说李小波一行要经过,带着孩子等候在路边。李小波立即拿出听诊器仔细的给孩子们听了听,面对家长的询问,也细致的讲与他们听。

 

 

短短9天,辗转4县12偏远乡,全程11700公里,李小波疲惫并快乐着。他说,让他深感欣慰的是,在西藏阿里这片地区上,有越来越多的人开始重视先天性心脏病的防治,甚至超过全国很多经济发达地区人们对此病的重视程度。而就在几年前,他们对此还一无所知。

李小波先后七次入藏为阿里的孩子筛查,他见证了阿里到处崎岖山路变成宽阔平坦的沥青路,荒无人烟变成现在旅游圣地,见证了阿里先天性心脏病患儿在一年年减少,这是一个医者的坚持和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