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资讯 > 行业新闻 >

推荐专家

就医指南

地址:上海市徐汇区龙漕路218号
时间:周一~周日 8:00--19:00
电话:400-677-0366(免长途费)

全人工心脏新突破,黑人小伙外挂“心”机度过

2017-08-31      文章来源: www.yodak.net
微信号:xinzangbing01
网络挂号 在线咨询

序言:

斯坦·拉金是一个没有心脏的人。早在2014年,拉金的心脏就被移除,取而代之的是一颗由美国 辛卡迪亚系统公司(Syncardia Systems, Inc)制造的全人工心脏(Total Artificial Heart)。

他每天带着一个移动背包生活,背包里装的正是一台为它提供动力的便携式驱动设备。简单地说,这个背包和全人工心脏构成的系统维持着拉金的生命。上海远大心胸医院院长,中国心力衰竭学会常务副主委孙宝贵教授说,全人工心脏装置是未来维系心力衰竭晚期患者的“神器”,美国走在了 ,中国这方面要努力追赶!

强壮黑人小伙休克篮球场,右室心肌病要心脏移植

16岁那年,拉金毫无预兆地休克在篮球场上。很快,他被诊断为患有致心律失常性右室心肌病。在人体中,心脏通过心房和心室的舒张和收缩推动血液循环全身。而拉金的病会让右心室的心肌被进行性纤维脂肪组织替代,导致右心室扩大,无法正常收缩,从而引发心律失常甚至猝死

“对他来说较好的选择就是接受心脏移植。”拉金的主治医生、密歇根大学弗兰克尔心血管中心的乔纳森·哈夫特说,“但我们同时感到,他的状况变化非常快,有可能等不到与他匹配的捐献心脏到来的那一天。”拉金的情况日渐不妙。从右心室发育不良发展成双侧心室受累的全心衰竭之后,他的左右两个心室都无法有效地收集和泵出血液。虚弱的他几乎无法自行钻进汽车。

在此之前,医生为他植入了自动心脏复律除颤器。必要的时候,它会传送电脉冲来“激活”心脏的规律运作。然而,病情加重后,这种常用的心脏辅助设备已经不足以维持拉金的生命。

“活命”要紧,25岁拉金接受全人工心脏和便携式驱动背包

据德克萨斯州心脏协会技术与 中心主任比利·科恩介绍,一些心力衰竭晚期的患者往往要等待好几个月甚至几年才能得到合适的心源,由于心脏太过虚弱,包括肾 脏、肝脏等在内的关键器官很可能在这个过程中衰竭。如果没有人工心脏等一些形式的支撑,很多病人会在等待中离世。根据美国器官获取和移植网络(OPTN) 提供的数据,在心脏移植等候名单上的人中有49% 要等待一年或更长时间。

2014年11月,在经过了一系列生理测试之后,医生决定移除拉金的心脏,植入辛卡迪亚全人工心脏,接替原来的左右心室和4个瓣膜。这颗新上任的“心”是一个气动的双心室搏动泵。与拉金的心房、主动脉和肺动脉连接之后,它开始履行职责。作为一颗机械心,它每分钟可以泵出9.5公升的含氧血,超出了普通健康心脏的能力,与运动员的水平相近。拉金的体内并没有传感器或者发动机。通过两根管道,电动的外部驱动器传送氧气并制造真空,控制全人工心脏的心室里分隔空气和血液的合成材料膜,将血液泵送到全身。

几周过去,适应了这个噪音的拉金终于可以伴着它安然入睡。“是它让我活下来,”他说,“就是那个‘心跳的声音’。”

人工心脏专家解读“自由”,辛卡迪亚全人工心脏世人公认

上海远大心胸医院院长,中国心力衰竭学会常务副主委孙宝贵教授说,人工心脏广义上包括心室辅助装置及全人工心脏,其中心室辅助装置主要为左心室辅助装置。从1937年苏联科学家德米霍夫将人工心脏移植到狗体内开始,人类对人工心脏的研究已经走过了80年的历史。 1969年,美国医生库利在德克萨斯州医学研究所完成了人类第一例成功的全人工心脏移植,在病人进行心脏移植前,用全人工心脏为他辅助了64个小时。

辛卡迪亚全人工心脏是迄今问世的10余种全人工心脏装置中公认最成功的一款。10年前,它就被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 )批准为心脏移植前的辅助治疗措施,它也是目前一个一个经美国、加拿大以及欧洲认证可进行临床应用的全人工心脏。在刚刚植入全人工心脏的时候,从拉金左侧肋骨下钻出的两个管道被连接到一台被叫做“蓝色巨人”的驱动设备上。它重达188公斤,看起来像个洗衣机。这意味着,在医生花费几个月甚至几年时间为他找到匹配的心脏供体之前,拉金只能被这台笨重的机器栓在医院里。幸运的是,当年6月,辛卡迪亚系统公司较好研发的这种小型、便携式的全人工心脏驱动设备,被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批准通过。拉金的“洗衣机”被换成了“背包” ,他不用再被困在医院。这一台6公斤左右的设备被取名为“自由”。

永久替代人类心脏使用,人工心脏装置前路漫漫

然而,全人工心脏目前只是作为心脏移植前的替代过渡治疗,并不能长久维持,如拉金还得像一个机器人一样,不能离开电源太久——设备里的锂电池足够运转3个小时。跑在行业前端的辛卡迪亚全人工心脏也正在永久性人工心脏移植的临床试验上起步。孙宝贵教授介绍,虽然心脏移植是针对许多无法用药物或外科方法治疗的终末期心力衰竭患者的较好治疗方法,但由于心源的限制及心脏移植术不适合40岁以下的患者等原因,使用人工心脏代替自然心脏依然是医学界多年追求的目标。

尽管目前的研究越来越先进,要想永久替代人类心脏使用,全人工心脏还要攻克许多技术难关。比如,作为人造机械装置,它不具备人类心脏的自我修复功能,不可能长期稳定模拟心脏每天10万多次的搏动而不磨损。在由辛卡迪亚全人工心脏和“自由”驱动设备陪伴了555天之后,拉金终于得到了一颗来自捐赠者的心脏。如今,在他的胸腔里,一颗鲜活的人体心脏在稳健地跳动。

这是他经历的第三个心脏,让他感到“重获新生”,“你可以不用再为微小的事情担心,去做很多你曾经以为再也不能做的事情了。”

更多信息!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上海远大心胸医院官方微信(xinzangbing01)


在线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