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资讯 > 公益救助 >
院长肖明第致辞 / SPEECH
中国
冠脉外科奠基人之一
肖明第院长

作为一家大型现代化心胸专科医院,我们庄重承诺:严格执行国家...[详细]

地址:上海市徐汇区龙漕路218号

接诊:周一~周日 8:00~19:00

免长途费
400-677-0366

21岁罕见单心室小伙的坎坷人生路

“心”怀希望 执着追“梦”

入院篇——远大心胸专家齐会诊,希望的曙光就在眼前

他生下来就是“紫娃”,被医生断言活不过5岁;他执着追“梦”,渴望上学;他努力顽强的生活,一直没有放弃自己的梦想……

他,一个四岁被查出患有极为复杂的先天性心脏病,几次被医生判处“死刑”,但都顽强地生活下来的小伙子,在与病魔进行“殊死”的搏斗中,他始终都没有放弃自己的梦想——读书。21年来,虽然他的病至今尚未康复,期间他仅仅上过前后不到5个月的小学一年级,但他仍然相信,他会有机会上学的,而且他将来还要考大学,甚至考清华、北大。近日,这位来自重庆钱江的一个大山沟里的小伙子终于在好心人的帮助下,辗转来到上海远大心胸医院并住进了爱心病房,准备接受期盼已久的治疗手术。

残酷的命运让他从小与学校和课桌无缘

这个执着地追“梦”的小伙子名叫谢昌超,出生在重庆钱江的一个大山沟里。一出生就被查出患有严重的先天性心脏病,嘴唇青紫得厉害,不能随便活动,稍微动一下便呼吸困难、气喘吁吁,感冒发烧成了他生活中的“常客”。冬天,他就只能静静地躺在床上,连在平地上走路也显得很困难,走上2、3分钟就要蹲下休息半小时才能起来,更不要说爬坡上坎了。病情严重的时候,他还会突然间晕过去。父母在他4岁时,在亲威朋友处借了钱,从老家坐了整整13个小时的汽车到重庆大医院给昌超治病。经诊断,昌超患的是 罕见的复杂型先天性心脏病。医生当时甚至断言:这孩子活不过5岁。昌超的父母伤心欲绝,面对复杂的病情和高昂的手术费用,善良的父母一筹莫展。只有忍痛把他再次背回了大山里,等待着命运的“审判”。

然而,奇迹却降临到了可怜的小昌超身上,他竟然没有像医生说的那样,而是顽强地生活了下来。到了上学的年龄,昌超看到别的小朋友都背着书包到学校去读书,而自己却只能整天呆在家里,于是便天天吵着要父母带他到学校去上学。每每这个时候,善良的爸爸妈妈只能偷偷地流泪。昌超有一个比他长一岁的哥哥叫昌意,每天到学校上学回来,便照着老师教的内容同样地给昌超“教”一遍。但哥哥“教”的怎么也没有老师教的那么好,很多东西都让昌超似懂非懂的,这更加激发了他上学的兴趣。但是,由于病情的不断反复和加重,使他一直无法实现这个愿望。

心中的求学梦让他笑对人生

看着万分渴望上学的儿子,父母心痛不已,为了圆孩子的梦,父亲在他14岁时,看着他病情稍微稳定一点,才背着他去小学读一年级。儿子上课父亲旁听,儿子放学父亲再背着儿子回家,决不让儿子累着,以免引发呼吸异常、晕厥等病症。日子长了,一边辛勤劳作还要一边照顾小昌超念书的父亲显得更加苍老了。就这样,断断续续念了5个月的书,昌超终于认识了拼音和自己的名字。后来,他的病情又发生了变化,实在不能再坚持上学,他又不得不回到家里休息。

这一次回家后,他再也没能返回到学校。但此时,已经懂事的昌超终于明白了父母为什么不让自己上学的原因。他体会到安静地躺着可以减轻自己不少痛苦,也理解了他只能在家坐着、不能与别家孩子奔跑玩耍的原因。但当他看着其他伙伴们都去上学时,昌超还是难过得直掉泪。

可怜天下父母心。儿子的小小心愿始终是昌超父母的心病。他们做梦都想把儿子的病治好,但病情的严重性超过了他们的想象,需要的手术费用太高。昌超父母都是重庆山里的农民,凭几亩田养家尚且困难,更负担不起儿子的治疗费用。每次儿子发病,他们总要向四邻借钱,再背着儿子徒步几十里山路去乡、县医院,筹钱成为大难事。

随着年龄慢慢增大,昌超的病情越来越严重,发作的间隔也越来越短,父母背着昌超奔波于家和医院之间的情况也越来越频繁。医用氧气袋成了这个农家孩子的必需品,中药、西药、土药轮番着吃,可病情总也不见好转。但强烈的求学欲望又让他一直苦苦坚持着,他不止一次说:“爸妈,救救我,我想活着,我还想读书!”

绝望中,亲情一次次给予他与病魔抗争的力量

仅凭全家不到4000元的年收入,养家尚且困难,怎能筹钱为儿子治病?昌超父母只能外出打工,而收入除了不时送昌超去急救,还得供大儿子上学读书。

熬到了2004年,父母在信用社贷款2万元,带着16岁的昌超来上海边打工,边求医。他们连续挂了两家大医院的专家号,但检查之后医生都表示,由于昌超的先心病情太过复杂,暂时还不能手术,而且在这种情况下孩子能活到今天已经实属罕见。强烈的失望感攫住昌超,他真想一死了之, 连累亲人。有一次他对哥哥说:“哥哥,我得了这个病,可能是治不好了,以后父母亲就只有靠你照顾了,我也不想再连累你们了,希望你们不要为我难过。”听了他的这番话,哥哥心如刀绞,他安慰昌超说:“弟弟,你千万不要这么想,我一定要想尽办法把你的病治好。我去打工挣钱,等挣够了钱就找较好的医院为你治疗。”为了尽快给昌超治病,哥哥昌意中专没毕业,就跟着父母来上海打工,和父亲一起在浦东做保安。23岁的昌意,按照老家风俗早该结婚了,但是昌意一心先救弟弟,他说:“弟弟的病一天不好,我就一天不谈女友。”

父亲更是为了自己的病能尽快好起来,不顾自己的身体经常主动要求加班工作,有时每天要上20多个小时的班。母亲每天5点起床去打两份工,晚上8点多才回家吃晚饭;这种情况下,她还盘算着再去找两份双休日的钟点工作。就连堂弟也都说要打工挣钱来为他治病。

绝望中,昌超从来没有放弃,父母兄弟的爱,一次又一次地温暖着他那破碎的“心”,让他坚定了好好活下去的勇气。

心酸求医路,远大心胸医院为他点亮希望的曙光

昌超发病越来越频繁,病情越来越严重。经人介绍,父母带着昌超到北京某知名心脏专科医院和上海许多大医院求医,仅检查费一项就花光了全家几年来所有积蓄。为了省钱治病,全家几乎天天煮面吃。

终于,皇天不负有心人,他们的事在不久前引起了上海一家媒体版面的关注,媒体向他们伸出了援手,并为他们推荐了专门治疗心脏病的上海远大心胸医院。上周,经过上海远大心胸医院院长、我国 心外科专家肖明第教授等专家的检查会诊,认为昌超的这个病可以手术,它是属于先心病中非常罕见的复杂紫绀性先心病,其中包括了大动脉转位单心室和肺动脉重度狭窄等三种比较严重的心脏疾病。这种病患者数量极少,多数在1岁多就死亡,生活质量很差,缺氧症状极为严重。通过两到三期的手术治疗,可以大大地改善他的生活质量,解决他的缺氧和血液循环问题。在媒体和医院领导的特别关心下,上海远大心胸医院破例将其收治,并考虑将择期为其进行手术。

据专家介绍,如果恢复顺利的话,他将来的生活能够做到自理。这令昌超和家人精神一振,希望的曙光仿佛就在眼前!昌超从在上海远大心胸医院的病床上激动地说:“我现在最想的就是把病治好,然后重新回到学校上学,将来还想考大学,这样才能做一个对社会有用的人,并且去帮助更多像他这样患了先心病的病友们。(文/马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