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资讯 > 学界资讯 >

推荐专家

就医指南

地址:上海市徐汇区龙漕路218号
时间:周一~周日 8:00--19:00
电话:400-677-0366(免长途费)

支架合并房颤患者并不需要阿司匹林

2015-12-23      文章来源: www.yodak.net
微信号:yodahospital
网络挂号 在线咨询

“出血对房颤后安装支架的病人来说是个很大的问题。”来自明尼苏达州罗切斯特 Mayo 医院的 David R.Holmes 博士说。美国心脏病学会前主席 Holmes 日前在 ESC 新闻发布会上陈述了 Dewilde's WOEST 的试验。

“对于首要终点(或者一级终点指标)的统计效能在设计时就恰如其分的众多试验来说,比如本临床随机试验,这些试验(结果)为修订指南提供了契机。这些指南的修订可以立竿见影吗?不可以。”Holmes 指出,“那么这些试验结果可以立马就影响临床实践吗?显然是可以的。”

需要注意的是,维生素 K 拮抗剂(主要是华法林)是此研究中所使用的抗凝药,Holmes 说藉此便推断新型口服抗凝药 dabigatran(Pradaxa) 或 rivaroxaban(Xarelto) 的结果为时尚早。但是来自意大利 Ferrara 大学的商讨者 Marco Valgimigli 博士宣扬 WOEST 的观点说,“但目前对阿司匹林中断或弃用禁忌终于被打破了。”

WOEST(What is the Optimal Antiplatelet and Anticoagulation Therapy in Patients with oral Anticoagulation and Coronary Stenting 房产支架术后患者优口服抗血小板药物和抗凝药物的治疗方案)是对经历经皮冠脉介入治疗(PCI)后,对患者进行口服抗凝药进行抗血小板疗法优化的首次随机试验研究。

大多数心房颤动患者和心脏机械瓣膜置换患者都必须长期口服抗凝剂治疗。在本试验中,有 70%的患者患有心房颤动,而有 10%的患者进行过心脏机械瓣膜置换。

“应该祝贺这些研究者,因为他们对病人是否需要服用阿司匹林进行了大胆的研究,”来自波士顿 Brighamand Women's 医院的 ElliottAntman 博士说。

按照指南,对于缺血性心脏病患者,包括那些支架置入后的患者,阿司匹林还是(所有)抗血小板治疗的基石(基本元素)。这些试验结果可能会影响临床实践导致选用这些基本抗血小板药物的改变,然而,首要的是对本研究的所有相关细节进行比对,对其结果持有审慎的态度是很重要的。

美国心脏病学会发言人 Antman 这样指出。在这项 WOEST 试验中,537 名正在接受口服抗凝剂治疗的病人被随机平均分入两组。他们先前使用的药物包括 75mg 的氯吡格雷或三联治疗(相同剂量的氯吡格雷加上 80mg 阿司匹林)。

接受普通金属支架的病人,低联合使用氯吡格雷和阿司匹林治疗 1 月,而使用药物涂层支架的病人需要 1 年的联合治疗。Valgimigli 对三联治疗以保持支架的病人,使用氯吡格雷治疗一年的观点提出了质疑。

“有证据表明,经过双重抗血小板治疗 6 个月后,在不影响安全的情况下,能降低 50% 的出血风险。”另外,他也想知道低中风风险的病人在经历三联治疗后能否停用华法林,以进一步降低出血风险。

当研究者分析各种次要的因素如年龄,性别,口服抗凝药后不同的指征及支架类型时,未发现增加出血风险的变化。当检验服用阿司匹林的依从性时,发现不依从性与出血事件正相关。有趣的是,尽管三联治疗组出血事件是二连治疗的两倍,但两组颅内出血的几率相同。

“对于胃肠道出血的不同做了一些解释,表明三重治疗组的出血几率更高。”Antman 说。试验中大多数是男性患者,轻度肥胖。大约 35% 的患者之前服用了质子泵抑制剂。次要终点是,结合所有可能引起死亡的因素(心梗,卒中,靶血管重建,支架血栓形成等),二重治疗组一年后的几率明显降低(11.3% 比 17.7%)。单个说来,二重治疗的所有次要终点都很低,只有一项是显著降低,即引起的死亡率(2.45 比 6.4%)。

“我们建议对于经历经皮冠脉介入治疗(PCI)的患者,可以采取口服抗凝治疗外加氯吡格雷而不用阿司匹林。”Dewilde 总结道。

本文转载自丁香园。作者:wjyy001。

更多信息!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上海远大心胸医院官方微信(yodahospital)


在线咨询